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這個諾曼,簡直比想象的還要難纏!

阿綾被迫抬起視線,朝著諾曼看了過去。

果然,他的眼底充滿了冰冷的戲謔。

“有意思。”諾曼冷冰冰的一把撕開了阿綾脖頸處的扣子,露出了修長的脖頸:“你的喉結做的倒是挺逼真的。”

阿綾知道自己暴露了。

她不再有任何的猶豫,抬手就朝著諾曼攻擊了過去。

阿綾并不是擅長搏擊的人,但是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不行。

只是跟真正搏擊系列的人對戰不會占便宜而已。

所以在阿綾的反抗之下,諾曼不得不松開了阿綾,跟她拉開了距離。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接近我?”諾曼眼神冰冷,仿佛在看一個死人:“不想說也沒關系,我根本就不在乎一個死人會不會說話。”阿綾卻是沖著諾曼展顏一笑,依舊用少年的聲音說道:“諾曼先生這么問,還真是傷我的心啊。明明是你主動來找的我,現在卻問我是什么人,問我為什么要接近你。這個

問題,難道不應該問你自己嗎?”

諾曼聞言,眉心一動。

這個少年說話的口氣,簡直是跟沈遠一模一樣了。

“既然諾曼先生出爾反爾,那就失陪了!”阿綾說完這句話,轉身就朝著不遠處的窗戶前撲了過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諾曼大叫一聲,抬手就要去抓阿綾。

就在這個時候,阿綾反手拋出了一個手雷和一個煙霧彈,同時朝著諾曼扔了過去。

“混蛋!”諾曼眼眸一縮,顧不得抓阿綾,反手一拍,將阿綾拋過來的手雷和煙霧彈全都拍了回去。

阿綾輕輕笑了一下,已經縱身一躍,朝著窗戶外跳了下去。

而跟著阿綾一起拍回來的手雷和煙霧彈,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靜。

在阿綾逃走的那一刻,諾曼就知道上當了!

“還是個狡猾的小貓兒。”諾曼的眼底閃過一絲嗜血:“越來越有趣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來人,給我搜!我一定要找出這個有趣的小貓兒!”

諾曼的人,馬上嘩啦啦的散開,全船搜查。

七八九層下有一個小小的游泳池。

阿綾落下的地方,恰好就是在這個游泳池。

借著水的緩沖,阿綾平安的落地。

她速度從水池里爬了上來,一邊擦干頭發一邊換掉了身上的偽裝,然后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混入人群躲避諾曼的搜查。

不過這么一來,她也算是打草驚蛇,徹底驚動了諾曼。

因為,只要一調查,就會知道,中三層根本就沒有一個S13的人。

不過,好在船上的人多,想要找出一個莫須有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阿綾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躲避。

阿綾剛走到六層,就被一個人一下子拉進了一個房間。阿綾下意識的就要抬手攻擊,就聽到對方快速說道:“你快換成我的樣子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到時候我被發現,我就說,我被你打暈了丟在這里的!為了確保真實度,你將

我打暈吧!”

這個人是沈遠派來的四個人其中的一個。

身材體型跟阿綾有點接近。

是阿綾最容易易容成的對象。

阿綾笑了笑,也不跟對方客氣,說道:“那就委屈你了!”

說完,阿綾果然抬手一下子砍暈了對方,將對方塞進了洗手間并且反鎖,然后化妝成了他的樣子走了出去。

隔壁廁所的三個人出來了,看到阿綾已經化妝成他們隊友的樣子,頓時松口氣。

“阿綾小姐,現在每個隊伍都在點名,我們快點過去,遲了會被懷疑的。”那個人開口說道。

“多謝。”阿綾點點頭,跟著那三個人,大大方方的離開了洗手間,很快就跟著其他人混進了隊伍之中。

果然,珍妮弗聽說船上有人混了進來,并且意圖對諾曼下手的時候,大為震怒!

這個船可是珍妮弗的根據地。

如果根據地出了奸細,那么,珍妮弗可不敢安心睡覺了。

誰知道這個奸細真正是沖著誰來的呢?

于是珍妮弗命令下來,所有層每個人都要進行點名搜查,任何人都不準請假離開。

這么一清點,中三層還沒發現問題,下三層的廚房,突然發現密斯陳不見了!

跟密斯陳一個房間的朱蒂被叫了過去,詢問密斯陳的情況。

朱蒂戰戰兢兢的回答說道:“我也不知道啊!這幾天密斯陳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哦,就是今天,密斯陳突然離開了廚房,我也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諾曼站在朱蒂的面前,看著這個哆嗦的跟篩子似的女人,低聲開口說道:“帶我去你們的房間看看。”“是是是。”朱蒂顫抖著轉身,帶著諾曼一路走到了自己跟密斯陳的房間,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這個床位就是密斯陳的。諾曼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密斯陳會有那樣的心思

,跟我沒關系啊!”

諾曼蹲在了地上,仔細檢查了床上,想要找到一絲痕跡,卻發現對方將床鋪收拾的異常干凈,甚至一根頭發都沒有漏下來。

“真是有趣的小貓兒啊。尾巴收拾的倒是干凈。”諾曼深呼吸了一口氣:“就是這個味道,小貓咪的味道。”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急匆匆的從外面快步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跟自己的上司匯報:“主管,我找到密斯陳的尸體了!”

尸體?

所有人都朝著那個人看了過去。

“對,密斯陳已經死了好幾天了!她的尸體被丟在了編織袋里,如果剛剛不是找工具,根本就發現不了……”那個人急切的說道。

眾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真正的密斯陳早就死了。

而這幾天跟他們一起在一起的人,根本不是密斯陳,而是那個試圖暗殺諾曼的人!

朱蒂聽到這個消息,全身僵硬的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朱蒂用力回憶了這幾天她跟密斯陳的相處,真的一點都沒有懷疑過她的。

這個人到底有多可怕?

竟然能將一個陌生人,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諾曼站直了身體,說道:“這么說來,這個小貓兒極有可能就躲在你們的人群之中。”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