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愛上我

作者:番茄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從電梯出來,大廳里的人紛紛往葉辰這邊瞅來,一個個詫異的看著警察架著葉辰往外走,一個個議論紛紛。被警察帶走,自然是沒什么好事情,國人的思維早就被定型了,一邊怒斥警察是吃屎拉飯的東西,一邊又信誓旦旦的相信警察的所作所為。

“咦,估計那家伙是偷東西了吧?你看他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

“不會啊,我感覺挺帥的嘛!”

“嘿嘿,你們不知道吧?就讓我來揭露真相吧,這小子前天嫖-娼沒給錢,所以……”

“扯淡!”

眾人可謂是眾說紛紜,從小偷扯到了江洋大盜,總之,葉辰眨眼之間成為了一個無惡不作的大惡賊了。可憐的葉辰因為一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卻落得了如此地步。

門外三輛警車,警燈閃爍。

“把他帶上車!”領頭的警察吩咐了一聲。

葉辰眼睛眨巴著,無意瞥見了不遠處搜尋自己的妖月,這讓葉辰內心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在暗自的琢磨,到底該不該借妖月那小妞的手讓自己逃脫呢?思來想去,警察可比妖月那小妞可怕的多,于是,葉辰突然扯著嗓子大喊:“妖月小妞,你家葉大爺在此!”

不遠處的妖月正在四處搜尋葉辰的下落,這兩天她已經在隔壁的城市走了一圈,似乎并沒有發現葉辰的影子。她仔細的琢磨了一番,以葉辰這混蛋狡猾的性格,應該會繼續留在江淮市才對,所以,她立刻返身回來找,重點放在了葉辰擺脫自己的地方,也就是天涯集團的門口。

沒想到,這才剛開始搜尋,立刻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妖月眼神一喜,立刻從懷里摸出那一柄一米長的半月彎刀,咬牙切齒的朝葉辰沖了過去,此時,在妖月的眼中,哪里還有什么警察,全然只有葉辰這混蛋一個人。

“站住!不許動!”

警察見對方竟然公然的掏出了兇器。急忙大聲呵斥。

然而,妖月并沒有因為警察的呵斥而停下步伐,反而加快了速度,手中的彎刀揮了兩下,一雙修長的玉-腿在地面上一彈,整個人竟然凌空躍起,眾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半空中的妖月,內心紛紛有一個想法,這個女人是不是從國家體操隊出身的?否則怎么會有如此犀利的身手?!

“葉辰,拿命來!”妖月朝著葉辰襲了過去。

啪!

領頭的警察朝著妖月毫不留情的開了一槍。妖月一驚,手中的彎刀輕輕一甩,竟然在半空之中直接把子彈給擊落。那領頭的警察看的是目瞪口呆。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能人?他嚇的渾身哆嗦。大喊道:“開……開槍!”

啪啪……

警察們一個個如臨大敵,手中的槍毫不客氣的朝著妖月射擊,妖月終究只有一個人,沒有三頭六臂。在警察的射擊之下,也只能潰退了。葉辰勾著一抹笑容,在雙方對戰之際悄然開溜。轉身瘋狂的跑,很快就跑到了天涯集團的側面,他飛快的把身上的衣服從頭頂上翻了過去,用衣服抱著雙手,急忙攔了一輛出租車,飛快的離開了現場。

妖月躲在轉角,眼神掃了對方一眼,發現葉辰的身影已經不見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感情自己今天被那個混蛋當槍使了,她咬牙切齒的痛罵道:“這個混蛋,別被我抓到,否則有你好看的!”

“快!快找人!”警察也發現葉辰不見了,一個個驚呼了起來,紛紛跳著腳。若是人不見了,自己可就吃不了兜著走。沒抓著也就算了,可是偏偏人抓住了,卻從自己的手中跑了。

“頭兒,不見了!”警察們無奈的搖頭。

“草,回去,向張隊長領罰吧!”領頭的警察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今天注定要倒霉了。

槍身驚動了二十樓的李若,身為總裁,自己的公司門口發生槍戰事件,她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了解到詳情之后,立刻讓林子文聯系葉辰,卻發現葉辰這家伙竟然關機了。李若立刻趕往二十樓找到了李成。

“李部長,你是不是知道葉辰的情況?”李若坐在李成的辦公室內。

“這個……”李成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這個比自己小一歲,但是能力卻比自己強無數倍的妹妹,他咂吧了下嘴巴,手指搓了搓。

“呃……你混蛋啊!”李若瞪了他一眼,說:“你什么時候能不能改掉這個毛病啊?”

“我……嘿嘿!”李成嘿嘿一笑,咂了咂嘴,說:“沒辦法,以前在孤兒院里沒錢花,所以只能四處騙錢,慢慢的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哥,我知道你一直憎恨爸爸,但是……那終究是我們爸爸啊!”李若每次聽到李成說這話,都忍不住含著眼淚。李成是自己的親哥哥,二十多年前因為一次意外,導致了父子失散。父親一直沒能找到哥哥,后來有了自己之后,父親便也就徹底的放棄了尋找,一心撲在事業上面,并且把所有的心血都灌溉在自己的身上。兩年前,哥哥突然歸來,找到了父親,經過親子鑒定之后,總算是認祖歸宗了。

只是父子之間,似乎突然多了一層隔閡,這一層隔閡更是從一年前父親把天涯集團的權利轉交給了自己之后得到了擴大。為了安慰李成,便把安保部門交給了他。李成從小便在孤兒院長大,所以,沒有經受過良好的教育。李若不然,她從小邊經受西方的資本主義熏陶,是一個絕對優秀的商人。

“我知道!”李成點了點頭,尷尬的笑了笑,說:“我并沒有說不認他啊!”

“哥,爸他其實很愧疚的,以前總是在我耳旁叨念著你!”李若含著眼淚,抱再李成的懷里,說:“所以,求你別怪他了好嗎?”

“不會,不會的!”李成搖頭。

“那你告訴我,葉辰他為什么會被警察抓?”李若嘟著嘴巴,說:“你若是不告訴我,我就不認你這個親哥了!”

李成的嘴角微微抽搐。

“他……他昨天救你,然后追擊逃犯的時候不小心殺了兩個人!”李成淡淡一笑,說:“本來是一件好事的,估計市里面的領導有自己的想法吧,不想把事態擴大,然后要樹立典型,這個時候葉辰蹦達出來,呵呵,不等于是找死嗎?”

“真的是他?!”李若一愣。雖然有所心理準備,在確認的時候依然有些不敢相信。那個猥瑣的身影,和那個視頻中偉岸的身影,為什么兩個影子失蹤融合不到一起呢?

“嗯,我感覺這個人有點特殊!”李成呵呵一笑。

“為什么?”李若詫異的看著也成。

“這個家伙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李成眨了一下眼睛,說:“他就像一只刺猬,懂得保護自己的刺猬,沒有人可以了解他的內心。”

“真的嗎?”李若有些不信,若是做人都做到刺猬這份上了,那還有什么意義呢?或者說,他根本就是一個具有雙面人格的家伙嗎?

“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李成點了點頭。

“謝謝哥!”李若點了點頭,露出了一抹常人難以見到的笑容。隨后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李若剛走,李成臉上浮現一抹極其不自然的表情,嘴角微微抽搐。隨即立刻恢復了平靜。

……

出租車停在了鑫海公寓的門口。葉辰急忙從口袋里掏出了錢支付車費。

“小伙子,如果有什么困難,就找警察吧,瞧你一臉緊張的,好像有人要追殺你一樣!”司機好心的勸告。

“謝謝大叔!”葉辰急忙點頭。

轉身急忙朝樓上跑去。關上門,氣喘吁吁的坐在了地面上,他緊張的看著窗戶,將跳了起來把窗簾統統拉上,然后解開手上的衣衫。從柜臺上取了一根別針,針頭插入手銬的鎖孔內,撥弄了一陣之后,手銬‘咔咔’的打開。

呼……

葉辰急忙吐出一口濁氣,郁悶道:“***,總算是逃出了魔爪,不過這還得感謝妖月那小妞,如果沒有她,想要跑還真麻煩!”

“嘻嘻……那你打算怎么感謝我呢?”從窗簾的后邊,一襲黑色皮革,身材火辣辣的妖月笑瞇瞇的走了出來,右手背在身后,不用說,那里一定藏著一柄半月彎刀。兇殘……

“你……你怎么進來的?”葉辰一愣。

“這地方我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么?”妖月勾著一抹笑容。

“草,你當這里是公共廁所嗎?”葉辰怒斥道。

“喔……”妖月聳了聳肩,十分歉意的說:“至少我上的廁所比這里干凈的多!”

侮辱,這絕對是赤-裸-裸的侮辱,葉辰臉色一陣難堪。此刻,他是多么的想把妖月這小妮子按倒在地面上,然后狠狠的揉虐一番,恨不得把那皮革撕裂,然后掰開那花白的翹-臀……

只可惜,自己不是她的對手,估計走不了幾招就得潰敗在她手中。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