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愛上我

作者:番茄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耗子躬著雙腳,嘴上咬著匕首,在黑影剛從眼前晃過去的時候,他立刻像一只離弦的利箭一樣朝對方撲了過去,雙手卡著對方的脖子!

撲通!

兩人同時倒在地面上,耗子身材較小,直接坐在對方的后背上,雙手使勁的扣著對方的頸脖子。對方激烈的掙扎著,雙眼被耗子勒得浮現一抹血色。人類求生的本能十分的強大,在如此的壓制之下,對方愣是撲騰的抓住了耗子的胳膊,然后使勁一甩。耗子立刻栽在一旁。

“去死!”黑衣人對著耗子一腳飛了上去。

耗子速度很快,在栽倒的瞬間立刻一個就地滾立刻站了起來,他飛快的把軍刺握在手中,再次朝對方撲了上去。對方見耗子死纏,于是想要速戰速決,他索性把黑匣子丟在一旁,從身上掏出一柄軍刺也朝耗子撲了上去。耗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剛接近對方的時候突然一個閃身,身子一側,讓過了對方的第一個突刺,手中的軍刺直接狠狠的在對方的頸脖子上劃了一刀。

噗哧……

動脈血管被劃破,鮮血直接噴在了數米外的墻壁上。目瞪口呆的倒了下去。耗子扯下對方的面罩,看了一眼,十分的眼生。此時,從外面傳來陣陣的腳步聲,耗子瞇著眼睛,飛快的從另外一個出口躥了出去,剩下的就交給警方好了。

當方琴帶人沖過來的時候,地面上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死了?!”方琴目瞪口呆,手握著槍杵在原地,呵斥道:“陳浩,你帶人上去搜查一番!”

“是!”陳浩飛快的帶人離開,剩下的人直接在現場拉起了警戒線,剩下的東西等待法醫和痕跡專家來鑒定了,只是讓方琴很詫異的是,什么人會在自己前面行動,此時,腦海中立刻浮現起了葉辰的影子,葉辰的身手她見識過,但是,葉辰已經去了醫院,那還有誰呢?方琴腦子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有什么好人物,看現場的情況,這個殺手是被對手一刀致命的,根本沒有第二刀,而且,對方還是個強悍的殺手,能夠成為一名殺手就已經十分的不容易了,各方面的素質要求十分高,卻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強悍的人物把他給干了。

……

江淮市武警醫院。警車幾乎是直接沖進了大堂,驚得大堂內的患者和家屬四處亂竄。一個個以為歹徒搶劫來了,當看清楚情況之后,大伙立刻冷靜下來了。

“咦……那不是張隊長嗎?”

“對啊,我們江淮市的警花啊!”

大伙對張妍彤的記憶深刻,容貌,身材,各方面的素質都很高,尤其是最近播出了張妍彤對緝毒工作的采訪,眾人更是印象深刻。此時,張妍彤飛快的從車上跳了下來,和大蝦一起把葉辰從車上抬下來。

“醫生,快啊,有病人,有急救病人!”張妍彤幾乎是扯著嗓子喊。

眾人一聽,大致的明白了,一定是張隊長帶人在和犯罪分子作斗爭的時候,有警察不小心負傷了。于是,大伙紛紛大喊了起來:“救命啊,醫生,快救救警察同志吧!”

大廳內一片混亂,外科主任錢萬科親自帶人迎了出來,小護士推著擔架車飛快的趕過來,張妍彤雙手抱著葉辰,身上都染滿了鮮紅的血跡。大蝦二話沒說,直接把葉辰扛上了擔架車。小護士們立刻給葉辰上氧氣罩,然后急急忙忙的推著擔架車往急救室而去。

“錢主任,我是張妍彤,麻煩您一定要救救這個病人!”張妍彤緊張的看著錢萬科。

“啊?你……你是彤彤?!你不在省城怎么跑……”錢萬科驚愕的看著張妍彤。

“錢主任,救人要緊,麻煩您了!”張妍彤抓著錢萬科的胳膊,說:“如果有機會,我會向我爸爸提起你的!”

“好好!”錢萬科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大廳,這一次,他決定親自操刀了,這個年輕人真的有這么重要?他到底是便衣警察還是彤彤的什么人?錢萬科此時已經沒有心思分析這么多了,從剛剛那個年輕人的身上,他大致的看出了一些問題,右胸口中槍,從前后胸口輪廓的傷勢來看,可以知道當時是直接洞穿了右胸。而從他嘴里不斷吐鮮血不難知道他肺葉被打穿了,至于其他的肝臟暫時還不清楚。

一伙人急急忙忙的沖進了急救室,卻被小護士攔在了走廊上。

“大家在這里安心等待吧,我們錢主任一定會想辦法救這個病人的!”小護士示意大伙安靜。

“麻煩你們了!”張妍彤感激的看了小護士一眼,然后在走廊的休息區坐了下來,小護士‘啪’的一聲關上了急救室的大門,門口的紅燈亮起。

大蝦緊張的在門口走來走去,這事情麻煩了,大哥怎么會為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擋子彈,實在太過分了。現在正是繼承人你爭我奪最關鍵的時刻,若是被公爵大人知道了這件事情,不知道會怎么懲罰自己和耗子。大蝦想到家族內部的法則,就一陣頭疼。

“你叫什么名字?”張妍彤看了大蝦一眼。

“你叫我大蝦就可以了!”大蝦沒回頭,背著張妍彤站在墻腳,內心暗暗的為葉辰祈福。

“你和葉辰什么關系?”張妍彤在公安學校待習慣了,再加上當了這么長的警察,一開口就習慣以審訊的方式問人,不過,好在大蝦并沒有在意,他回道:“他是我大哥,拜把子的!”

“哦!”張妍彤一愣,倒也沒想太多,但是,有一點張妍彤卻一直記在心里,那就是葉辰的過去,他的歷史幾乎是一片空白,突然之間蹦出兩個小弟,這引起了張妍彤的好奇心,她立刻問道:“那……你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哦,以前我們在金三角認識的,后來得罪了人,所以被人趕出來了!”大蝦腦子簡單,遇到問題不會深想,若是耗子,肯定不會把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大蝦回頭看了張妍彤一眼,說:“后來大哥就回了江淮市!”

“江淮市?為什么他會回江淮市?”張妍彤一愣。

“呵呵,江淮市是大哥的故鄉啊!”大蝦呵呵一笑,說:“大哥是個孤兒,從小在江淮市的孤兒院長大,據說后來從軍了……”

大蝦說著突然想到后面的情節屬于家族的極度保密資料,他立刻閉上了嘴巴。

“后來呢?”張妍彤瞪大了眼睛,原來葉辰當過兵,難怪他的身手如此厲害。張妍彤立刻對這個家伙充滿了好奇,至少到現在可以肯定葉辰絕對不是偷渡的,而是軍人。可是,即便是軍人,退役之后也會恢復身份啊,為什么他的資料卻一直屬于極度保密?

“后來?”大蝦微微一愣,樂呵道:“后來簡單啊,后來我們幾個在部隊認識,再后來鬧事了,被開除軍籍,然后我們三個去了金三角……”

“夠了!”張妍彤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傻子也能聽出來這家伙后面的話是在撒謊。張妍彤嘆息了口氣,說:“算了,我也不多問,就希望他早點好起來!”

咚咚咚……

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大廳方向傳來,李若帶著林子文急匆匆的趕來,渾身狼狽,李若的胸口一灘殷紅的鮮血,格外的刺眼和扎人。她步履急促,表情焦急,身后的林子文幾乎是小跑跟上來,金副隊長帶著十多個保鏢飛快的跟上來,李若的安全事關重大,若是在這個時候出了什么問題,別說被辭退了,估計葉辰醒來了都能把自己當成沙袋來揍。

“張……張隊長!”李若看了張妍彤一眼,焦急的問道:“葉辰他怎么樣了?”

“現在正在搶救!”張妍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說:“李總,先別急,這次是錢主任親自操刀,手術成功的概率會很大!”

“真的?”李若焦急的臉上立刻浮現一抹欣慰的光芒。錢萬科是江淮市著名的外科手術專家,但凡他經手的手術,就罕有失敗的,成名之后,操刀的機會就少了,慢慢的開始帶學生了。能夠請得動錢萬科,那絕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李若激動的看著張妍彤,說:“張隊長,謝謝你了,我代表天涯集團感謝你!”

“沒事!”張妍彤搖了搖頭,說:“葉辰他也是我的朋友,所以,這也算是我應該做的!”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