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愛上我

作者:番茄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葉辰失憶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如果要做開顱手術,那豈不是一件很麻煩的事?而且,開顱手術都有一定的風險。誰也不希望自己的腦殼被人掰開來搗鼓一番。一旁的李若立刻捂嘴而哭:“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葉辰就不會這樣了!”

“李總,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一旁的張妍彤急忙開口道:“現在我們應該想辦法把葉辰治好。”

“彤彤,我們……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李若緊張的問道,她擦干了眼淚,眼睛通紅,隨時可能落淚。

“聽錢主任的吧,先等一段時間!”張妍彤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

“沒錯,這一段時間最好是讓對患者有深刻影響的人不斷和他說話,這樣也許可以喚醒患者!”錢主任急忙點頭,說:“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只能進行手術了,清楚那些血塊,這樣就可以緩解對大腦的壓制,說不定可以醒過來!”

“啊?那如果醒不過來呢?”李若一愣,道:“手術都有風險,成功的概率是多少?”

“成功的概率是六成,如果醒不過來,那么,終身就是植物人了!”錢主任沒有隱瞞實情,畢竟張妍彤的老爸是自己的好朋友,該說的都說了,錢主任淡淡笑道:“這一天來,送到醫院的病人數不勝數,這是江淮市百年不遇的大水災害啊。”

“天啊!”李若頓時感覺自己頭暈目眩,六成的概率對于別人來說也許很大,但是,對于李若來說簡直太小了,哪怕就九成的概率,那也有一成的失敗。一旁的林子文急忙攙扶著李若,道:“李總,在手術前,我們可以對葉辰進行喚醒啊,我相信葉辰一定會醒來的!”

“對對!”李若急忙點頭。

醫院為葉辰清洗了身體,然后換上了病號服,頭上扎著白色的紗布,后腦勺上的傷口擦了藥水,葉辰的生命跡象逐漸的穩定了下來。呼吸恢復了正常,一切似乎都沒有任何問題,可是,人就是不醒過來。

“葉辰,你醒醒啊!”李若坐在床頭,雙手緊握著葉辰的手,輕聲道:“你快醒醒啊,看看我吧,你不是說喜歡我嗎?難道你是騙我的?你這個騙子,你說了喜歡我,可是你為什么要離開我?”

林子文站在一旁,忍不住落淚,她急忙轉身出門。張妍彤也垂頭默默離開。病房里就剩下李若和葉辰兩人。李若哭的就像一個淚人一樣,她抱著葉辰,握著葉辰的手,淘淘大哭。病房之中,似乎沉浸在一片凄慘之中。李若的內心已經完全被葉辰占據了,這一個謎一樣的男人;這一個為了自己而三番兩次替自己擋住危險的男人。李若已經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葉辰,你快醒醒吧,沒有你,你讓我如何活下去?”李若擦干眼淚,她的雙眼已經哭的紅腫不堪了。只可惜,病床上的葉辰依然沉睡不醒,久久不愿意醒過來。

江淮市,市政府開始下達了救援工作,四處的下水道井蓋子被打開,消防隊員開始疏通下水道的工作。大量的洪水從下水道流走,然而,江淮市城市建設的工作根本只注重地表的建設,根本不注重地下的建設。一座偌大的城市,幾乎所有的下水道都被堵死了,根本沒辦法把洪水疏通。

江中根怒斥道:“你們這一群混蛋,把江淮市整成什么樣子了?今天晚上的新聞出來,你們的帽子都要被摘掉!”

站在會議室內,江中根雙手叉腰,怒視著會議室內各部門的負責人,尤其是城建部門和規劃部門,江中根冷冷笑道:“你們趕緊想想辦法,怎么樣把這個責任推脫掉?如果我的帽子掉了,或者我升遷的希望破滅了,你們都別想有好日子過!”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江中根的怒意。劉江秋急忙道:“江書記,這下水道建設并不是我們這一屆的問題,而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只要和市民說清楚,并且承諾他們在未來五年之內把下水道問題解決,我相信就可以了!”

“對對,江書記,我也是這么認為的!”公安局局長劉強急忙點頭。

“哼,如果市民不買賬怎么辦?”江中根冷哼道。

“放心吧,不會不買賬的!”劉江秋咧嘴笑道:“江書記,全世界也就只有中國老百姓最好忽悠了!”

“這個……確實如此!”一些負責人紛紛點頭,這些人可謂是深有感受啊,每一次代表政、府說話的時候,百姓們都一個勁的鼓掌。誰都信以為真。江中根凝著眉頭,道:“那如果五年之后還是無法解決下水道的問題呢?”

“嘿嘿,這個就更不用您擔心了,先不說您已經去了省委任職,就算您沒去,一樣不用擔心!”劉江秋咧嘴笑了笑,說:“鐵道部門多次承諾會解決一票難買的問題,都承諾了好幾次了。兩千年的時候說兩千零五年會解決,可是,后來還是沒解決;兩千零五年承諾兩千零八年會解決?可是呢?還不是一票難求;兩千零八年的時候承諾兩千一二年會解決,后來呢?人擠人,都快把人擠上天了……這么多次承諾,中國老百姓還不是一次有一次的相信。”

劉江秋說的確實是大實話,這個一點也沒有錯。

“行吧!”江中根點了點頭,說:“立刻召開新聞發布會,然后公布這一次洪水災害的一些問題!”

“是!”張秘書立刻點頭。

“對了,這一次死亡人數是多少?”江中根急忙問道。

“書記,這一次死亡三百二十六人,失蹤十五人!”張秘書急忙回到。

“這么多?”江中根一愣,愕然道:“怎么會死這么多人?”

“書記,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被困在車內窒息死亡的!”張秘書無奈的搖頭,說:“最可惜的是一輛大巴車行駛在橋頭的時候,突然洪峰下來,立刻把汽車淹沒了,車子沒法開門,導致車上的五十多個孩子全部死了!”

咝……

江中根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死了五十多個孩子?!這可絕對不是什么小事啊。在中國,任何的死亡事故之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孩子。自從計劃生育之后,每一個孩子都是家庭之中的心肝寶貝。死一個會引發軒然大波,死兩個會引起暴風驟雨,死了五十多個,江中根不敢想象會怎么樣。

“立刻啟動緊急處理方案!”劉江秋立刻吩咐道:“江書記,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對外我們只能稱死亡三十六個,關于這五十多個孩子的事情,絕對一個都不能說!”

“為什么?!”江中根一愣,在江淮市當書記這么久,一些歷史性的問題江中根并不明白,要知道,江中根可是外來戶,劉江秋才是真正的江淮黨。所謂的江淮黨就是指江淮市本地人在江淮市當領導,所以,對于江淮市的一些事情和一些問題他十分的清楚。而且,他相比起江中根更能夠獲得眾人的支持。

“因為這是規則!”劉江秋露出了一抹笑容。江中根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義。

很快,記者招待會在江淮市的市政府大廳內召開。這些記者媒體幾乎都是來自于江淮市本地。現場聚集著二三十家的媒體和報社。長槍短炮的對著發言臺。江中根親自出席了這一次的發布會。若不是為了保住自己升遷的道路,他才懶得暴露在公眾媒體的面前。為了盡快的平息民怒,平息這一次災難帶來的影響,江中根不得不站了出來。

“諸位,這一次的臺風所帶來的災難是巨大的!”江中根走到了發言臺,聲音沉重的說道:“但是,我相信每一個江淮市的人民都是堅強的,在這一次洪災過后,我們需要重新振作起來。”

“江書記,請問這一次的臺風為什么相關部門沒有預測到?”一名記者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個……”江中根一愣,嘆息了一口氣,說:“這是相關部門的失職,等到事情過后,一定會嚴加處理!”

“江書記,請問這一次死亡人數是多少?”江淮電視臺的記者急忙問道。

“根據相關部門的統計,這一次死亡人數在三十六人。遺體已經運送到了醫院,等待家屬的認領!”江中根立刻回道。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只有三十六人呢?相關部門是不是搞錯了?”記者們紛紛疑惑的問道。這些游走在災難第一線的記者們立刻意識到江中根在說謊。因為光是根據自己的統計就不止三十六人了,怎么可能只有三十六人呢?江中根呵呵笑道:“放心吧,政府說三十六人那就是三十六人!”

江中根都這樣說了,記者們也不好繼續詢問下去,轉而提出了其他的質疑:“江書記,香港,澳門同樣面臨著臺風的侵襲,降雨量甚至比我們還多,為什么他們的城市沒有像我們這樣被淹沒?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現了問題?”

提問的記者很含蓄,其實,誰都知道是因為下水道建設的問題。香港是一座很古老的殖民地,英國在香港的時候,以百年大計來建設的香港,香港地下的下水道幾乎都是按照英國的標準建造,所以,再大的洪水都能夠很快就被排走。根本不會出現江淮市這樣巨大的問題。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