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愛上我

作者:番茄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眾人尾隨著那緩緩而走的面包車一直游走著,這在江淮市有史以來絕對是第一次。而且別游街的人還是當下最紅的幫派炎龍幫的幫主。一些女人看到炎不二胯下那吊玩意都忍不住露出了不屑的目光。一些J8小的男人紛紛重新樹立起了信心。尼瑪啊,原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么J8這么小的男人。

很快,警車立刻抵達了現場,方琴接到有人的報警,立刻趕赴了現場。

“葉辰,馮之小,你們在這里干什么?”方琴冷冷的看著兩人。

“哦,我們在游街玩!”馮之小咧嘴笑了笑。

“哼,你們這是在有傷社會風化!”方琴怒視著兩人,道:“趕緊把人放下來,否則,我要告你們!”

“草,告毛啊!”馮之小怒視著方琴,道:“你以為你長著一對奶牛的乃子,老子就怕你?這個世界上被乃子而弄的窒息的人還真沒幾個,我就不怕成為下一個!”

撲哧……

四周圍觀的人包括逆天幫的小弟紛紛朝著馮之小豎起了大拇指,馮之小絕對是第一個敢和方琴這么說話的人,方琴頓時一愣,臉色通紅道:“馮之小,我殺了你!”

“有本事你來!”馮之小絲毫不怕,反而挺著胸脯,冷風吹過,傷口上的血液都凝結了。方琴朝馮之小撲了過去,葉辰在中間使了一個絆子。導致方琴直接倒進了馮之小的懷里。馮之小一陣愕然,道:“草,不會吧,我以為現在只有妓、女才這么直接,原來警察也這么直接!”

啪!

方琴狠狠的在馮之小的胸口上捶了一拳,這一拳下去,險些讓馮之小倒下去。好在方琴及時拉住了馮之小,她緊張的問道:“你……你沒事吧?”

“沒,就是背上有傷!”馮之小齜牙道:“怎么,你開始關心我了?”

“混蛋,鬼才理你!”方琴痛恨的看了馮之小一眼,然后沖著警察揮手道:“把這些人給我帶走!”

“是!”警察紛紛上前打算抓捕葉辰和馮之小,方琴怒道:“讓你們帶走這些被捆著的人,你們抓誰呢!”

警察們紛紛一愣,急忙把炎不二從車頂上弄了下來,方琴看著炎不二那裸、露的身子,急忙扭過了頭,只不過,炎不二那吊玩意實在太小了。連方琴都忍不住咂舌。

警車帶走了炎龍幫的人,雖然知道那不過是一個過場,相信到了警察局就會放出來。

“之小,你小子該不會真的在打方隊長的主意吧?”葉辰愕然的問道。

“嘿嘿,可不是嘛,我都說了三個月要把這個女人拿下!”馮之小臉上露出一抹興奮的光芒,道:“回頭我就把她推倒,她***,省的她成天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下次我得讓她跪在我面前求饒!”

“草,你小子行不行啊?”一旁的張浪哈哈笑道。

“麻痹的,老子的可比炎不二的強大多了!”馮之小輕哼一聲十分的得瑟。

而就在馮之小得瑟的時候,兄弟們齊刷刷的露出了鄙夷的眼神,馮之小愕然道:“你們這是什么眼神!”

眾人紛紛做了一個鄙視的手勢,道:“之小哥,跟炎不二比那玩意,實在有些可悲啊!”

“草,你們這群王八蛋,敢進給我回去看看那些死去的兄弟!”馮之小怒喝一聲。隨即,眾人紛紛低下了頭。此時,從城南區傳來消息,大黑和江偉也勉強守住了滾石酒吧。只不過這一次傷殘慘重。死亡到沒有,過半的兄弟都受傷了,全部送入了醫院。而賭場這邊,傷勢很重的人也紛紛送入了醫院,唯獨馮之小一直在硬挺著,這小子當真是不要命了,若不是在回去的路上一個小弟發現了他的傷口,當真要就這樣流血死掉。

在葉辰的強迫之下,馮之小別送入了醫院,經過手術的縫合,并且輸入了八百毫升的血液,馮之小的面色才恢復了正常。這一次的戰斗,損失高達數百萬,經濟補償那些小弟就多大一百多萬,然后就是住院費,手術費。

小弟們住在醫院里,直接被包下了好幾個病房。眾人都是年輕人,傷口愈合的快。所以,一個個都坐不住了。湊在里頭打牌。馮之小從外頭走進來,握著一摞的收據單子,還有一摞的診斷發票。

“辰哥,看什么呢?趕緊大牌吧!”小二咧嘴笑道。

“打個屁牌,馬勒戈壁的,醫院竟然坑咱的錢!”馮之小把一摞的發票往床頭上一丟,怒道:“真他娘的氣人。”

“什么情況啊?”小弟們紛紛把手中的牌丟在桌面上,然后圍了過去。一個個湊到馮之小的面前去看個究竟。馮之小拿起一摞的票子,道:“他娘的,我們不過是來縫一下針線,輸一點兒血液,竟然把梅毒、艾滋病都給檢查了一邊,什么核磁共振,什么CT掃描,他娘的竟然全部做了一遍?這是搞什么東西?”

“草,太過分了吧,這里竟然還出現了婦科檢查?!”又一個小弟發現了一處詭異的地方。

“馬勒戈壁的,還給老子做了子宮檢查,老子什么時候有子宮了?”

一個比一個奇葩的東西被小弟們挖掘了出來,那一摞摞的票據上,收費竟然高達九十多萬。雖然來的人多,有好幾十個人,但是,大伙不過是來縫縫針線,壓根就沒什么別的,竟然收費這么坑爹。

“走,找他們去!”馮之小立刻抄起了一把凳子,直接朝醫院的護士中心沖了過去。

此時,護士中心正拎著一個沉重的籃子朝藥方走去,藥房的女子露出一抹笑容,道:“小蘭子,又來退藥了?”

“嘿嘿,可不是嘛,這一次賺大發了!”拎著藥籃子的女子露出了一抹貪婪的笑容,道:“藥全部打折扣了,嘿嘿,這次最少賺十萬了!”

“哇,那我可的分一點啊!”藥方的女子立刻露出一抹驚喜。

“放心吧,少不了姐姐你的!”女子立刻把里面的藥一罐一罐的拎出來,然后交給藥方的女子,說:“沒想到當個護士也能賺這么多錢,難怪很多人寧愿托關系,花大錢也要往公立醫院跑啊。感情就是因為這個!”

“可不是嘛,像你今天這一次凈賺十萬,雖然左右分一下,自己剩下五萬,但是,也比你去其他地方累死累活的強啊!”藥方的女子開始清點藥物。

作為護士,女子深刻的知道,一個月的兩千塊錢是不夠生存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患者的藥上做手腳。醫生給患者開了一支一百毫升的藥,自己給他偷偷的換一直五十毫升的藥,剩下的五十毫升的藥就可以去藥房退,然后拿著退藥單去收費處領錢。這已經成為了醫院里一個公開的潛規則,很多的患者根本就不會去檢查護士給自己注射的藥是否是自己領出來的。

甚至注射完畢之后,護士都會把藥罐子拿走。根本不會給患者或者家屬看一眼。這樣一來,護士的收入就大大的提高。而且風險就小了很多。

兩個女護士稍稍一盤點,最后竟然發現所有藥物的價格加起來竟然多大十二萬。這些藥物拿到繳費處退了十萬多一點,多的那些錢全部被繳費處的人收了好處去了。剩下的十萬,藥方的女醫生拿了兩萬,一萬則用來打點身邊的女護士,兩萬則給主治醫生,并且交代主治一聲以后給病人多開一些藥,而且要開貴的,這樣可以多賺一些利潤。

就在女護士一邊走,一邊點錢的時候,一幫拎著凳子從病房從出來的人把她給團團圍住了,女護士急忙把錢全部裝進了口袋,怒視著這一伙人,道:“干什么,干什么,你們要造反啊?!”

“草,肯定是造反啊,難道你像讓我們把你強、奸?”馮之小一怒,然后吐了一口唾沫,道:“啐,你他娘的休想,就你這趙本山的豬腰子臉,老子看了都陽、痿!”

“你……”女護士一怒。

“你什么你,趕緊給我解釋,這些是怎么回事?!”馮之小立刻握著一把診斷單子遞給女護士看。女護士一愣,以為自己做的事情別他們發現了,她頓時緊張不已,吱吱唔唔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馮之小頓時怒了,道:“草,你倒是看啊,兄弟們都是爺們,你他娘的查什么宮頸炎?子宮癌?什么婦科病?白帶異常……你妹啊,這是對我們的侮辱!”

女護士一聽,我勒個去,感情不是找我的麻煩啊,在醫院里并不是只有女護士的黑幕,更有太多的黑幕了,葉辰他們并不知道自己的藥被人換了劑量,只是查單子發現診斷有異常,而這些異常則是醫生們另外賺錢的方法。醫生每做一項檢查,都會賺取一定百分比的提成。這也就成就了很多沒有醫德的醫生胡亂給患者檢查,收費、開藥。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