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愛上我

作者:番茄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次日,葉辰帶著李若返回了上海,耗子和大蝦則留在了加拿大,兩人身上肩負著沉重的任務。他們不但要做好逍遙城移民的準備,而且還得做好建城的一切準備。發生了這一次的事情,葉辰決定把李若留在自己的身邊,堅決不讓她回紐約了。然而,李若是一個事業型的女人,若是不讓她回紐約,估計會把她給憋壞。

為了不讓李若憋壞,葉辰只能一邊想辦法保護李若,一邊想辦法找到孔浩然復仇。孔浩然這一顆毒瘤是絕對不能留著,任憑他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最后受傷的只會是自己。從這一次的事情當中,葉辰吸取到了教訓,敵人,絕對不能仁慈。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回想起自己的這一段日子,果然是不堪回首。好在李若并沒有事,如果當真被孔浩然給玷污了,那么,自己當真能夠做到內心沒有一絲半點兒的芥蒂嗎?葉辰不能保證,更不敢保證。雖然他答應了李若不會介意,但是,他現在想來,是不可能的。李若就好像一塊沒有任何瑕疵的玉。若是這一塊漂亮的玉上面染上了一塊無法擦拭的墨跡,那么,還能夠保證葉辰對它依然疼愛有加嗎?

不能!

沒錯,答案就是不能,興許在一開始能夠做到心無芥蒂,但是,時間久了,時間長了,腦海中那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將會是內心無法揭開的傷痕。葉辰自問不是楊過,他也當不了楊過。小龍女被甄志丙給玷污了,楊過依然愛她如初,小說畢竟是小說,電影畢竟是電影。

不過,所幸的是李若并沒有被孔浩然給玷污,這是萬幸之中的萬幸。葉辰十分的感激,也萬分的感恩。他感謝上天的垂憐,讓李若依然保證了清白之軀,讓李若永遠都屬于自己一個人。但是,這一次興許是幸運,那么,下一次呢?誰能夠保證李若下一次還能夠如此幸運呢?

“葉辰,你在想什么呢?”李若在靠在葉辰的肩膀上,然后露出了一抹笑容,說道:“看你表情呆滯,兩眼無神,肯定在想什么吧?”

“嗯,我在想如果你回美國,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那該怎么辦?”葉辰嘆息了一口氣,道:“這一次你是幸運,那下一次呢?下一次還會有幸運之神降臨嗎?”

“放心吧,我會很注意的!”李若始終放棄不下手中的生意。公司的發展在美國遇到了一些阻礙,如果自己在這個時候徹底離開,怕是會引起一系列的蝴蝶效應。所以,李若放心不下。

李若放心部下她的生意,葉辰放心不下他心愛的女人。葉辰知道他說再多也沒有用,便索性懶得說了。

飛機很快便在上海機場降臨。在上海短暫的休息了幾日之后,李若還是踏上了飛往美國的班機,在這幾天的時間內,李若幾乎是天天都在葉辰的身邊,晚上和他享受著魚水之歡,這倒也從很大程度上安慰了葉辰的情緒,也緩解了葉辰的內心的壓力,同樣釋放了葉辰內心的壓力。

“辰哥,嫂子走了!”馮之小露出一抹笑容。

“是啊,走了!”葉辰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嘿嘿,大嫂子走了,不是還有其他的嫂子嗎?”馮之小咧嘴笑道:“辰哥,實在不行,我去給您找兩個沒開苞的女大學生來嘗嘗鮮啊,這兩天李鐵牛那二貨竟然在復旦大學弄了兩個學生妹,他喵的,竟然還玩去了雙飛!”

“沒這興趣!”葉辰搖了搖頭。

這一段時間,葉辰幾乎發動了羅斯爵家族內部的所有情報力量在尋找孔浩然的消息。最終鎖定了孔浩然的蹤跡在俄羅斯。俄羅斯,莫斯科往東三十公里的一個莊園里。哪里是柴可夫家族的總部。

“辰哥,你打算去找這個狗犢子算帳嗎?”馮之小急忙問道。

“沒錯!”葉辰點了點頭,然后冷聲笑道:“這狗日的不除,我他娘的睡不著覺!”

“找幾個兄弟去蹲點,趁機做了他!”馮之小將說道。

“不行,這個事情得我親自跑一趟!”葉辰搖了搖頭。

“那就帶我一起去吧!”馮之小在上海都憋出一身毛病來了。從加拿大傳來的消息讓馮之小饞的不行了,聽說耗子和大蝦在加拿大一展身手,而自己卻在上海這個鬼地方兒女私情。方琴這小妮子得知葉辰在上海,所以她有事沒事就往上海鉆。幾乎一個星期有兩個晚上弄的馮之小精疲力盡。而方琴卻越顯得光彩四射。在馮之小的滋潤下,她連化妝品都不用買了,整個人釋放出年輕的活力。

這讓李鐵牛幾人無不嘖嘖稱奇。方琴的前后變化確實很大,讓他們感覺到馮之小這家伙功不可沒。李鐵牛玩笑道:“之小,你的活力都轉移到方琴身上了啊?你看看你,這一段日子都成啥樣了?”

……

葉辰決定的事情那就是九匹馬也拉不回來,次日,葉辰就帶著馮之小和大黑登上了趕往莫斯科的班機。十一月的莫斯科,早已經是大雪紛飛的時候,三人穿著厚厚的羽絨服,踩著雪地靴,一副武裝到牙齒的防寒裝備,然后從莫斯科機場出來。

莫斯科一片白茫茫,外頭,一輛黑色的捷豹汽車候著,兩名黑色大衣的莫斯科男子在原地跺腳,看到葉辰等人從機場出來,急忙迎了上去,然后恭敬的問道:“葉先生,您終于到了,我們恭候您多時了!”

“嗯!”葉辰點了點頭。這幾個人是羅斯爵家族在俄羅斯的勢力,正所謂兵馬未行,糧草先行。葉辰要去莫斯科,首先就得通知莫斯科方面的勢力。對方很快就來接駕。葉辰和馮之小三人一同跨上了捷豹汽車。

捷豹汽車內部大氣,穩重,輪胎是二二五的。葉辰一眼就看出這車的輪胎是自封閉防彈輪胎。屬于政府和軍隊重要官員使用的。葉辰坐在上頭,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的顛簸。

車子一路疾馳,外面的雪很厚,根本理清不過來。剛鏟過的雪,也許一個多小時之后又落的很厚了。盡管莫斯科方面派出了大量的軍隊在馬路上鏟雪,卻一直也忙不過來,車子很快就抵達了一處莊園內。葉辰在莊園沒呆多久,很快就接到了這一家主人的拜見。

“葉族長,柴可夫家族的人來了!”主人對葉辰十分的禮貌,畢竟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啊。自己可是羅斯爵家族的一員。如果脫離了羅斯爵家族,那么,可能就要面臨破產的危機。

“讓他們來吧!”葉辰淡然一笑。

“是!”主人很快就退了下去。

很快,兩名男子從外頭走了進來,不過,他們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兇神惡煞,而是十分的有禮貌,兩人見到葉辰之后急忙行禮,然后恭敬的問道:“閣下可是葉族長?”

“沒錯!”葉辰點頭,冷聲問道:“你們是?”

“哦,我們是柴可夫家族的護衛,這一次是奉命前來請葉族長到家族一敘!”其中一名護衛急忙回話,回話的神情和態度可謂是恭敬有加。

“你們族長讓你們來的?”葉辰抬首看了兩人一眼。

“是的!”兩人立刻點頭。

“回去告訴你們族長,我葉某人這一次來莫斯科確實要找他,但是,需要他親自登門拜訪!”葉辰霸氣的跺了跺腳,然后揮手道:“你們回去吧!”

兩名護衛相視一眼,臉上露出了難堪之色。但是,鑒于葉辰如此霸道的態度,兩人只能轉身離開,并且把葉辰的話全數轉告給了族長。柴可夫家族的族長布拉格斯基是一個純正的俄羅斯血統的人。得知葉辰的傲慢之后,他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處之坦然的笑了笑,說:“看來,葉族長對我很有意見啊!”

“族長,這個葉辰實在太過分了!”前往請葉辰的一名護衛十分氣憤,抱怨道:“我們干脆趁機做了他吧,否則,放虎歸山就麻煩了!”

“你以為憑借你的實力就能留下他?”布拉格斯基冷冷一笑,道:“再說了,我為什么要和羅斯爵家族為敵呢?”

“啊?!”護衛一愣,愕然道:“您上次不是公然宣布要和羅斯爵家族對抗嗎?您不是說要站在末日家族的陣營嗎?”

“那你見我派了一兵一卒沒?”布拉格斯基淡淡一笑。

“那您打算……”護衛好奇的看著他。

“那只不過是一種生存策略罷了!”布拉格斯基呵呵一笑,他叼著一支雪茄,然后笑道:“我相信葉辰一定能會明白的。所以,明天你跟我去一趟吧,親自拜會一下葉族長!”

“是!”護衛可不明白布拉格斯基的話,但是,族長的命令他自然要聽從。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