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光曜星上的影族人是專門克制天神族的高手的。他們的克制之力就是來自這種黑曜之力與寒甲。陳揚身處漫天神火之中,他暫時還支撐得住。

但岑落蘭反而是先支撐不住了。她以肉體凡胎之身,純粹靠法力支撐。那神火燃燒她的法力,她又不能借助外在的力量。

所以這般下去,岑落蘭已經是臉色蒼白了。

她的法力在這種神火下顯得蒼白無力。

那怕是力量中有涅槃的本源也是不行。

陳揚見狀,立刻身形一閃,便來到了岑落蘭的面前。“進來!”陳揚大手一抓,便將岑落蘭抓入到了寒甲內部。

進入那內部之后,冰寒清涼的感覺立刻侵入岑落蘭全身上下。

剛才還在地獄神火中灼熱痛苦,此刻岑落蘭頓時感到無比的舒爽愜意。

陳揚全力運轉黑色寒甲地獄這種神火,同時繼續朝那深處竄去。

“不錯嘛!”逆蒼天的聲音再度傳來。

跟著,那神火再次變化,居然演變成了液態藍色的火焰!

這股火焰發生了質變,仿佛有撕裂宇宙蒼穹的力量,仿佛能將萬物瞬間融化!

陳揚深處藍色神火之中。

他馬上就感覺到黑色寒甲的黑曜之精開始融化,本來,整個黑色寒甲乃是寒冰一片,如今,寒冰開始融化,居然有要沸騰的意味。

陳揚覺得,再這般下去,只怕整個黑色寒甲要變成火焰的天下。到時候,他自己就要在里面被活活燒死!

岑落蘭在黑洞晶石里也感受到了外界的變化,她感覺到火焰兇猛,隨時要焚燒進來。

陳揚進入到黑洞晶石之中,他和岑落蘭匯合。

“這怎么辦?這般下去,只怕我們是死路一條。”岑落蘭憂心的說道。

陳揚苦笑,說道:“這是神仙之間的戰斗,你我只是凡人,卷進來確實不妙。但我也已經看了,現在要離開都不可能了。我們已經被卷入到了漩渦中心。”

岑落蘭苦澀說道:“面都見不到,就要死了?”

陳揚說道:“看來你還是覺得很惋惜。不過,咱們沒那么容易死!”

他說完之后,立刻就在黑洞晶石里施展……

一瞬間,始龍之爪施展出來。

那始龍之爪迅速包裹住了黑色寒甲,最后化作神龍。

那神火也不客氣,繼續焚燒神龍。

神龍體內,龍力洶涌,龍威滔天!

神火雖然無堅不摧,但龍威震蕩下,居然無形之中便將神火的諸多規則壓制。

陳揚立刻感到輕松了一些。

龍威與龍力滾蕩無邊,浩瀚似海。無窮龍力綻放,對抗神火。

神龍在陳揚的操控下,連續出爪,便將眼前的神火撕裂出了無數的裂縫來。

但陳揚還來不及放松,那逆蒼天的聲音再度傳來。

“居然有此法寶,也是造化。不過,你還太嫩了。”逆蒼天說道。

隨后,陳揚就感到神火開始變化。

陳揚驅動神龍連續抓攝,但眼前的維度忽然變化,最后,那神火中出現了寒冰之力!

神火與寒冰形成了混洞!

混洞如太極漩渦一樣,迅速將神龍包裹住。

陳揚立刻感受到了撕扯的力量,仿佛是無邊的黑洞,混洞前來撕扯。

神龍在這一刻都要解體了一般!

陳揚明白,即便始龍之爪很厲害,可在逆蒼天面前,都不過是玩物一般。

面對這樣的高手,陳揚本來就沒有拼的資本。

自己之所以還能支撐這么久,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逆蒼天還在鎮壓道祖張道陵!

始龍之爪眼看就要解體……

陳揚的招數用盡,他知道,即便自己有大宿命術,此刻也擋不住逆蒼天。

那么?陰陽雙修?

可是,自己答應過黑衣素貞,不再靈修。

這個時候肉修,好像不大好。

而且肉修也太慢了。

難道要破除誓言,靈修?

雖然黑衣素貞也說過,生死危難可以除外……

陳揚咬牙苦苦堅持……

他心里還清楚一點,即便靈修,只怕和岑落蘭也無法靈修成功。

不過,就在這時候,那逆蒼天突然悶哼了一聲。

之后,陳揚就聽到了張道陵的聲音。

張道陵冷哼一聲,道:“逆蒼天,當著貧道的面,你還敢分心去對付他人?你有這個實力嗎?”

“張道陵,你遲早都是死!”逆蒼天厲聲說道。

陳揚頓時就感到壓力大減,那神火混洞也跟著消失了。

之后,陳揚立刻朝那張道陵的聲音處竄去。

神龍飛快穿梭,之后就來到了底部。

便見在八座金塔的中央地帶,張道陵盤膝而坐。

那神虎阿泰卻是不知道去了何處。

至于逆蒼天,他則站在張道陵的對面,不過他在不停的游走,張道陵的身形也跟著逆蒼天變化。

逆蒼天一襲白衣,如出塵謫仙。

此時,無論是逆蒼天還是張道陵,全部都是衣衫飄揚,須發皆張。

兩人的惡斗是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陳揚看到這種狀況,他也不多想,直接奔向了張道陵!

神龍破空而來……

逆蒼天卻是并不阻止。

下一個瞬間,陳揚就來到了張道陵的身邊。

“道長!”陳揚瞬間收了神龍。

張道陵看向陳揚,他本來是臉色沉重,見狀不由一驚,道:“小友,你怎么來了?”

陳揚說道:“我來,當然是救您啊!”

“你怎么進的來?”張道陵奇怪的問。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這青絲乃是鳳雛神后的,也不知道是和宇宙大帝有什么關系,我進來就像是進自己的家一樣。”

張道陵聞言一怔,隨后也是大笑,說道:“原來如此!”

逆蒼天在一旁也沒有繼續進攻。

但八座金塔還在繼續吸收清色的霧氣。

在這周遭,清色的霧氣是逆蒼天源源不斷的養分。

而張道陵的力量卻在漸漸枯竭。

此消彼長,最后的結果是不言而喻的,張道陵只有死路一條。

逆蒼天冷笑一聲,道:“我一直在找宇宙大帝的這個傳人,想不到,今日卻是主動送上門來。張道陵,你以為你們有機會活著出去嗎?”

張道陵看向逆蒼天。

陳揚明顯感覺到張道陵身上的氣息已經微弱了很多。

此時,張道陵面向逆蒼天,他淡淡一笑,說道:“宇宙大帝的傳人就是貧道的變數,之前貧道不讓他進來,就是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而如今,他果然來了。逆蒼天,你的運氣,要用光了。”

逆蒼天哈哈一笑,說道:“是嗎?”

張道陵說道:“青絲本是在你徒弟手上,你就不好奇,他是怎么來的?”

逆蒼天冷冷說道:“這些我都不關心,他們全部死了,于我而言,也沒什么心疼的。”

陳揚立刻冷笑,說道:“是嗎?那么,岑落蘭如果也死了呢?”

逆蒼天聞言頓時變色,他眼中閃過寒光,逼視陳揚,道:“你說什么?”

陳揚還沒開口,岑落蘭便直接從黑洞晶石里跳了出來。她也站在了陳揚的身邊。

“你怎會和他一起?”逆蒼天身子一震。

這周遭的清色霧氣開始出現細微的變化,顯然,逆蒼天的心境產生了變化。

岑落蘭抬眸,她凝視逆蒼天。

這一刻,天與地仿佛靜止。

逆蒼天也看向岑落蘭。

這兩人一動不動,這一瞬間,仿佛是都看癡了一般。

張道陵卻是沒想到有這茬,他微微的意外,但他也是明白人,所以此時什么都沒有多說。

“你來,是要殺為師的嗎?”半晌后,逆蒼天開口,一字字問道。

岑落蘭點點頭,平靜的說道:“沒錯!”

“和他們一起?”逆蒼天說道。

“是!”岑落蘭說道。

逆蒼天身子一震,他后退幾步。

這一瞬,他仿佛蒼老了不少。

陳揚趁著岑落蘭和逆蒼天情感糾葛,他立刻將那始龍之爪拿出,道:“道長,您看我這法器能否給您幫上忙?”

張道陵點點頭,說道:“自然可以幫上忙。”

“那您拿著!”陳揚說道。

張道陵伸手接過。

陳揚忍不住說道:“您應該早向我拿走的。”

張道陵含笑,以意念說道:“臭小子,你不懂的。貧道先前為自己的命數演算了無數遍,只有你拿著始龍之爪在外面才是唯一生機。”

陳揚有些不懂。

他覺得,當時早早將始龍之爪給張道陵,也許故事早已經結束了。

但事實上,張道陵一直在演算自己的未來。

可未來迷霧重重,他也演算不清楚。

直到最后,在鳳雛小世界打開的時候,他才看到了其中的一縷變數和生機。

他最開始是根本沒想過這個事。

張道陵迅速煉化了始龍之爪,并且為他所用。

這本來是極其難以煉化的,但張道陵何等人物,自然是手到擒來。

而岑落蘭和逆蒼天還在互相凝視。

“小蘭……”逆蒼天喊了一聲。

這一聲小蘭,溫柔至極。

讓人瞬間起雞皮疙瘩。

岑落蘭嬌軀一顫。

逆蒼天說道:“你過來,和為師一起殺了這兩人。至于咱們兩人的恩怨,那是我們之間的事情。就不要讓……外人摻和進來,好嗎?”

他的語音到了后來,帶了一絲哀求。

岑落蘭一言不發。

陳揚一直就擔心岑落蘭會反水,見狀立刻說道:“岑落蘭,你腦子進水了吧。他現在什么修為?我和道長真要是死在了這里,你永生永世都別想報仇了。到時候,你就可勁哭吧。人家殺了你爹,害死你媽,最后還把女兒也給永生永世的玩弄,這是什么人間慘劇啊!”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