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可是我不想睡覺啊!”寧喬喬掙扎著要爬起來。

“但是我想睡覺!”郁少漠抱著她的手臂收緊。

寧喬喬一怔,頓時有些無語,合著這位少爺是自己困了,所以專門抓她過來陪睡的。

“我一點都不困,要睡你自己睡吧。”

寧喬喬一邊說一遍掙扎著道。

郁少漠眉頭一皺,睜開眼鷹眸冷冷地盯著她:“要么老老實實陪我睡,要么我把你做暈過去你再睡。”

這表情那是要和她做點什么啊,分明就是她有仇還差不多。

寧喬喬簡直無語,又拿這個來威脅她,這男人簡直無恥!

可是在郁少漠陰沉的眼神下,她還是慫了,縱然心里有一千個不情愿,撇了撇嘴,很慫的躺在來趴在他身邊沒說話。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長臂一伸,將她弄成一個舒服的姿勢抱在懷里。

可是他舒服了,她卻很不舒服。

寧喬喬動了動。

纏在她腰上的手臂驟然一緊,郁少漠閉著眼,低沉的聲音有些危險地道:“你真的想暈過去?”

寧喬喬一怔,小臉通紅,咬咬唇:“不是啊,我睡著不舒服。”

“我睡著舒服就行了!”

郁少漠冷冷地道。

寧喬喬一怔,頓時有些郁悶,她還以為他主動來找她,是要和她和好呢,鬧了半天這男人還在生氣。

要是以前,郁少漠肯定早就換了個姿勢,心肝寶貝的問她舒不舒服了,哪像現在這樣,好像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小氣鬼!氣死你!這么能生氣當個氣球好了!”

寧喬喬小心嘀咕了一句。

郁少漠閉著眼理都沒理她,薄唇卻隱約勾起一點若有似無的弧度。

寧喬喬沒敢再動,便以這個不舒服的姿勢趴在他懷里,過了一會,郁少漠貌似無意的換了個姿勢,她趕緊也跟著動了一下,這才覺得舒服多了。

寧喬喬之前睡了一覺,這會是真的睡不著,閑著沒事干,她便拿著郁少漠的手機給郁幸發消息。

【媽咪,你在干什么?】

【唔,媽咪在睡覺。】

【騙人,睡覺你還怎么和我發消息呢?】

【說錯啦,不是媽咪在睡覺,是你爹地在睡覺。】

【媽咪你和爹地在一起?】

雖然沒有聽到郁幸的聲音,寧喬喬也能猜到這小家伙說話的語氣有多驚訝。

畢竟在郁幸心里,她和郁少漠關系已經不好了。

寧喬喬想了一下,打開相機拍了一張郁少漠睡覺的圖片發過去。

【哇,真的是爹地,他居然睡懶覺?】

郁幸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郁少漠了,而且他以前也很少見到郁少漠睡覺的樣子,頓時有些好奇地問。

寧喬喬笑了:【爹地不是睡懶覺,他是累了。】

【那你讓他好好睡覺吧。】

【媽咪,你和爹地什么時候來看我?叔叔說,我們過去找你們也可以。】

現在她知道郁少寒的存在,那家伙當然不避諱了。

【再過一段時間吧,等媽咪和爹地忙完這邊的事,就可以過去看你了。】

【好吧,那你們要注意安全,叔叔都告訴我了,說你們現在很危險。】

寧喬喬皺起眉,她不希望郁少寒告訴告訴郁幸這些,不過轉念一想,以郁幸將來要面對的東西,讓他現在有危機意識也是一種鍛煉。

以前寧喬喬覺得,只要解決好東瀾家的事,她和郁少漠就可以離開,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去,可是現在郁少漠也成了賀家的未來家主,他們已經不可能離開了。

郁幸的秘密,他們應該也瞞不了多久了。

“扣扣扣。”

門上傳來三聲輕扣。

寧喬喬回過神,移開郁少漠的胳膊,下床走過去打開門:“什么事?”

“二少奶奶,已經到了鶴家上空,我們準備要降落了。”

手下道。

“好,我知道了。”

寧喬喬點了點頭。

手下便轉身離開了。

寧喬喬給郁幸發了條信息:【爸爸媽媽要去忙了,你乖乖聽叔叔的話,好好照顧自己,爸爸媽媽愛你。】

【我也愛你們。】

郁幸很快回了一條。

寧喬喬勾起唇看著屏幕,想著小家伙現在的樣子,心理又欣慰又酸澀。

收起手機,寧喬喬走到大床邊,拍了拍郁少漠,道:“郁少漠,醒醒,我們該下飛機了。”

郁少漠睜開眼,有些茫然的看著她:“到了?”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

郁少漠坐起來揉了揉眉心,也沒說什么,牽起她的手朝外面走去。

走下飛機。

寧喬喬一眼便看到軍蘿站在下面,加快速度從樓梯上走下去。

郁少漠本來想拉她,結果被她溜了,皺起眉看著她的背影。

“晚星姐!晚星姐!”

君蘿激動的朝寧喬喬揮了揮手,跑過來一把抓住她道:“你還好嗎?這段時間你怎么樣?”

“我沒什么事,你呢?身體里的毒好了嗎?”

寧喬喬問道。

“你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鶴隨風的毒雖然厲害,但是還不致命。”

“那就好。”寧喬喬點了點頭。

“倒是你,我真的以為這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你了呢,后來聽家主說你打電話回來,我都嚇壞了。”君蘿有些焦急地道:“你怎么樣?鶴隨風那個王八蛋有沒有又折磨你?”

寧喬喬真是不知道該對軍蘿這番話發表什么意見了,哭笑不得地道:“放心,我沒事,有賀寒熠保護我,我沒受什么傷,其他的細節我們回去再說吧。”

“……”

君蘿松了口氣,輕輕點了點頭。

“你跑什么。”郁少漠走過來,一把從身后拉住她:“摔下來怎么辦?疼死你!”

說完,他直接抬腳走了,陰沉的臉色冷得嚇人。

君蘿本來想打招呼,話卡在喉嚨里,看了看郁少漠,轉過頭眨巴著眼睛看著寧喬喬:“你們吵架啦?”

“算不上吵架,不過他在生我的氣。”寧喬喬簡直對郁少漠無語了,都到了這里了,這男人還在生氣!

關心她是真的關心,生氣也是真的生氣!

“你干什么了啊,惹到他了?”君蘿好奇地道。

寧喬喬覺得真神奇:“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惹他的?”

“那還不是廢話嘛,你不見了的時候,郁少漠瘋了一樣找你,君時哥都對他刮目相看了,要不是你惹到他,他能這么生氣么。”君蘿振振有詞地道。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