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cnian.tw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雖然他不知道所謂的東瀾家到底是什么樣的,但是他聽陸堯說過這些過去,他能判斷出來,她要件的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

一個很有可能讓她沒命的人!

如果她真的出了事,如果這個叫寧喬喬的女人死了……

再也沒有一個人會在他和別的女人呆在一起的時候將他搶走,強勢的告訴他‘我才是你的妻子’!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會想盡辦法讓他知道過去的事;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眼神明明那么在乎他,嘴巴上又裝作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能讓他氣得暴跳如雷,卻又無可奈何;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說想和他和平分開的時候,讓他心臟抽抽的疼;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能讓他夜不能寐;

再也沒有一個女人能讓他……等她回家。

如果寧喬喬死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這個叫寧喬喬的女人……他會怎么辦?

郁少漠不知道,來的路上,他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他是真的生氣了。

而且是十分生氣的那種。

寧喬喬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緊繃的俊臉,眼神閃了閃,定定的看著他:“我不告訴你,不是因為我覺得你幫不上我,你先別生氣啊!”眼見郁少漠又要發火,寧喬喬搶先一步說道:“你以前身手很好的,你知道賀寒熠以前是我的暗衛嗎?你大概是我認識的唯一一個能和他過幾招的人了,你別不滿啊,這本來就是事實嘛,畢竟賀寒熠是在那種變態的環境下被訓練出來的,你又不是在暗衛里長大的……你的腿受傷才痊愈不久,你的那些身手估計也忘得差不多了,萬一遇到什么事情再受傷了就麻煩了,所以我才不告訴你的。”

郁少漠冷冷地盯著她,沒有講話。

她說的話讓他很不爽,但是不是沒有道理。

從理智的一面來說,他來了或許真的幫不上忙,就算他知道了也只是瞎擔心而已。

“我是不是還該謝謝你這么為我著想?”郁少漠盯著她冷笑。

寧喬喬撇了撇嘴:“反正你現在已經知道了,你要罵就罵吧,不過你最好別太過分!不然我一定會還嘴的!”

明明是她理虧,可是她認個錯都這么囂張,是以前被他寵成這樣的么?

郁少漠盯著她看一會,忽然長臂一伸,一把將寧喬喬帶進懷里。

寧喬喬愣了下,頓時有些莫名其妙,這又是什么情況?

他們不是在吵架嗎?

為什么這男人要抱她?

“寧喬喬。”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叫她的名字,微涼的氣息撲在她嬌嫩的肌膚上:“我謝謝你想保護我,但是這種時候請你也想一想,我也想保護你!”

寧喬喬渾身一震,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

其實她知道的啊,她知道如果他知道這件事了,他一定會來,所以才處心積慮的瞞著他,結果沒想到自以為天衣無縫,才剛到這里就被他追來了!

寧喬喬皺了皺眉,伸手推了推他,從他懷里抬起頭,眼神疑惑地看著他道:“到底是誰告訴你,我在這里的?”

郁少漠鷹眸淡淡地看著她,甩了兩個字:“郁幸。”

寧喬喬:“……”

她本以為是君時說漏嘴了,結果沒想到竟然是郁幸!

她叮囑了所有人不要向郁少漠透露半點風聲,唯獨沒有叮囑自己的兒子!

寧喬喬簡直無語問蒼天,不是說郁幸是天才么,怎么連這么點眼力見都沒呢?分分鐘就把他娘給出賣了。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朝她打了個手勢:“過來!”

寧喬喬看了看他,抬腳走過去:“干嘛?”

“坐那。”

就在寧喬喬習慣性要走到他身邊坐下時,郁少漠忽然指了一下旁邊的一張沙發椅。

寧喬喬頓時被噎到了,無語的看了眼他一眼,腳步一轉走到旁邊的沙發上一屁股坐下。

這家伙,搞得好像誰想和他一起坐似的!

郁少漠也沒管她臉上憤懣的表情,鷹眸淡淡的:“你們這次出來要干什么?”

寧喬喬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你不知道嗎?”

郁少漠搖頭:“郁幸只說你出來見誰,沒說你們這次的目的。”

他本來可以找人問,但是因為著急來找她,所以也沒那個時間。

寧喬喬撇了撇嘴,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君蘿的事情嘛,雖然大家都說她的腿沒得治了,但是我還是想試試,以前東瀾家將齊家的醫書都搬到書樓,里面有不少古籍,所以我想跟東瀾赫談判,將那些書換出來,看能不能從里面找到治療君蘿的辦法。”

“你怎么知道東瀾赫就愿意跟你換,如果我沒記錯,他應該更想讓你死!”

雖然他忘記了過去,但是他知道自己之前癱瘓在床就和那個叫東瀾赫的小孩有關系。

寧喬喬有些無奈,只好又將現在東瀾家的形式給這個沒有記憶的男人分析了一遍。

“這么說你明白了嗎?他既然肯答應和我見面,就是很可能也想和我合作。”寧喬喬道。

郁少漠點了點頭:“安全方面你們做了什么?”

寧喬喬:“君時已經將全鎮的人都換了。”

“全都可靠嗎?”

“君家的人當然可靠。”

“嗯。”

……

接下來郁少漠像個盤問學生的老師,向她提這種關于這次見面的安排,寧喬喬就像個學生一樣只有乖乖回答的份。

“過來。”

好不容易答完了,郁少漠抬手朝她招了招手。

“干嘛?”寧喬喬挑了挑眉:“我不過去,我就在這里坐。”

郁少漠瞇起眼:“是你過去,還是我過去?”

真危險!

好可怕……

但是寧喬喬不動如山:“反正我不過去,我就要坐在這,我喜歡坐這。”

就因為他一句話,還跟他賭氣了,真是個小氣的女人……

郁少漠眸底閃過一抹無奈,只好起身朝她走過去。

寧喬喬下意識覺得有些不妙,眼神防備的看著他:“你要干什么?”

郁少漠腳步在她面前停下,高大的身影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罵你也罵完了,事情也了解完了,現在該解決我們的事了。”

寧喬喬一怔:“我們什么事?”

不就是她瞞著他的事么,可是他不是都已經不生氣了么?

“你說呢?”

郁少漠忽然俯身,一把將她大橫抱起,寧喬喬頓時被嚇了一跳,小手緊緊抓著他肩上的西裝,因為他的腿傷才剛痊愈,她下意識不敢亂動,睜大眼睛錯愕的看著他:“郁少漠,你要干什么……”

郁少漠也不說話,大步朝一旁的大床走去。

這里只是小鎮,沒有奢華的國際型酒店,這個房間的面積也不大,大床距離沙發不過只有幾步的距離。

不過幾秒時間,寧喬喬直接被丟上床,緊接著郁少漠高大的身軀壓上來,薄唇吻上她的唇瓣:“這就是我們的事!”

幾天不見,他相思若渴,都全數化在這個霸道的吻里。

寧喬喬迷迷糊糊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什么,伸手推了推郁少漠的肩。

“怎么了?”郁少漠抬起頭,深暗的鷹眸猩紅的有些嚇人。

“為什么你先發火,再了解這次的事,然后才是我們的事?郁少漠,原來在你心里我們是排在最后的!”

寧喬喬皺起眉道。

郁少漠先是愣了下,接著沒忍住笑了聲:“寧喬喬,原來你這么期待我一來就做這個……”

寧喬喬表情一僵:“什么啊,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好了,知道你也心急,現在就補償你。”

郁少漠低下頭再次吻上她的唇瓣,將她抗議的嗚咽聲全數吞了下去。

……

等寧喬喬再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上午。

她看了看窗外的太陽,渾身的酸痛讓她情不自禁的哼了一聲,皺著眉坐起身:“郁少漠?”

房間里沒有聲音。

他不在這里。

寧喬喬甩了甩頭,視線看到胳膊上的吻痕,要不是這些痕跡提醒她,她還以為見到郁少漠只是她的一場夢。

寧喬喬掀開被子下床朝衛生間走去,洗完澡她換了一身衣服,打開房間門走出去。

“小姐。”守在門口的保鏢恭敬地道。

“看到郁少漠了嗎?”寧喬喬問。

“小姐,郁先生和君時少爺,還有君傲少爺一起去見東瀾赫了。”

“什么?!”寧喬喬頓時臉色大變:“東瀾赫提前來了?”

“沒有啊,他不是就約的今天么。”保鏢有些茫然的看著她。

寧喬喬愣了下,眨了眨眼,飛快拿出手機,看了眼上面的時間這才反應過來,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以為自己睡了幾個小時,沒想到竟然睡了一整夜!

都怪郁少漠那個混蛋……

寧喬喬眉頭緊皺:“他們什么時候離開的?走了多久了?”

“哦,他們剛剛才從二號電梯下去,郁先生留了話,說如果您醒了就在這里等他回來。”

保鏢話還沒說完,只見寧喬喬已經飛快轉身朝電梯跑了。

“我說,我就說小姐現在和郁先生感情很好吧。”

电子游戏产业报告